新希望+腾讯:互联网+农业的未来在哪里

微信图片_20200410182910 - 副本.jpg

摄于2019年11月15日 南昌

新希望集团参加第十七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

与中粮、中冶等百家行业巨头共同入驻特大型企业展馆


近日,新希望与腾讯的强强联合,震动业界,合资公司名为新腾数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。官方称该公司将作为腾讯云和新希望落地农业互联网、智慧城乡、智慧农业技术等重大项目的实体单位。

未来这家企业将会带来新技术、新平台、还是全产业的闭环布局,成为了农业人一时热议的话题。

对很多人来说,更认同两巨头的主要目的是打造电商平台。


原因是腾讯区别于更早布局农业的华为、百度,它的主要优势是国内独一无二的国民级流量。虽然在上一次平台战里输给了阿里,但那一次不是农业领域(淘宝和腾讯电商),而中国的农业领域尤为特殊,即便是阿里的农村淘宝也打不开局面就是例子。

更何况腾讯不是单兵作战,有新希望做伙伴。

但事实真的会这样么?

互联网+农业改造史第一段

全民电商

我们将农业产业链进行拆分,可以分成三个环节:

  • 上游的生产种植;

  • 中游的流通;

  • 下游的分销。

根据改造环节的不同,将互联网+农业的项目分类,也分三类:

  • 切入到上游生产端,如佳沃,以及各种现代农业项目(数据监控中心、智慧农业等);

  • 切入到流通环节的,如淘宝、京东;

  • 只做末端分销的,如众多生鲜电商。


在2014年前后出现的一批互联网+农业创业者们,大多将目标放在流通环节。原因是农产品生产出来后要进入市场,有一个漫长的流通环节。首先是产地批发市场,然后是中转地批发市场,再然后是销地批发市场,最后进入零售。在实际流通中批发商层层倒手,进入零售需要五级六级。每次倒手要加价10%到20%。

而他们想让产地直接对接用户,打掉70%的流通成本。

微信图片_20200410182917 - 副本.jpg

农村淘宝、一亩田等众多项目都是这时出现的


2016年以后,一众互联网+农业的项目纷纷沉寂下来。其原因在于,实践之后,从业者们发现,互联网能改造的大多是离用户最近的分销环节,而真要深入到生产端,打通流通链,需要巨额投入以及漫长的时间等待。这对于喜欢赚快钱的资本和互联网从业者们来说,并不划算。

其次,这些对于下游分销的改造,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了消费者的采购,但对农业中上游的问题几乎没有贡献。而相比较下游销售,农业中上游的问题更为突出,例如生产不科学、食品安全问题、批发贩运环节过多、标准化缺失、品牌化缺失……

结果我们都知道,农业电商平台,几乎是个伪命题:

有数据称,通过互联网渠道流通的份额不足1%。即便依靠互联网起家的佳沃、褚橙,也主要依赖线下传统批发市场和经销商,在新发地,一进门就能看到佳沃的广告牌。

目前,互联网在农业流通中只是起补充作用

互联网+农业改造史第二段

全产业闭环布局

前有拼多多想要对生产端进行改造:平台从种植到销售全产业链参与,在种植上提供技术打造示范基地,在销售提供流量扶持。

愿望很美好,但在当时实操的难度很大。

这个难度有多大?首先当时所有的互联网企业中,没有一家做到对上游的规模化改造。

他们面前有两座大山:

  • 人才农业科技人才下乡意愿极低,找到技术过硬又能融入农民管理农民的人才太难了。

  • 管理进行标准化种植,按照品质标准分级包装,这些工作不是有钱有人就可以搞定的,最大的难点是管理中国土地和农民,这直接关系企业稳定运营。

在国内,翻过这两座大山实现“现代化”的企业,只有一个佳沃。佳沃是怎么做的?砸钱、试错。

佳沃高薪找了几十个本科以上学历、农业背景的人放到山东蓝莓种植基地。将1万多亩地,以500亩为单位化成几十个片区,一个人管一个片区,每个片区有百名职业农民。

为了让农民理解,将操作过程具象化。比如疏果,蓝莓个头越大价格越高,这需要人工将一部分蓝莓花摘掉。两个果子之间,最合适的距离是8厘米。为了便于农民操作,技术人员给具体成一个拳头的距离。

但即便这样,也没有达到预期。最后发现,每个人的这个手都不一样,弄完之后,长出来的果子有大有小。后期又改成每人发一个8厘米长的尺子,但效果依旧不理想。

这只是疏花,还有配比肥料、微量元素更为复杂。你的脑子里全是科学、大数据、互联网,但在实际操作中你会发现,这些什么都不是。

最后佳沃探索到一条路径——“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”。

就是这块地承包给你,你怎么种我不管,我按照我的标准去收,达不到标准的我不要,你看着办。突然之间,发现变了,管得比谁都好。

但是,这跟互联网有啥关系。

互联网+农业改造史第三段

专注上游管理技术

如今你会说,做全产业布局或者专注于平台并不是完败,依然出现了像拼多多这样有想法、有情怀、有能力的企业。

可问题是,即便拼多多,依然有很多问题尚为完全解决。

  • 其一,缺乏大规模的农业企业,生产分散。需要采购者去和个体农户、种植户挨个采购。为了避免这种繁琐,即便有巨大消耗量的家乐福、沃尔玛,也更倾向于跟大型供应商合作。

  • 其二,物流成本高,尤其是涉及冷链。通常物流费用占其价格的20%,有些需要冷链物流的,费用更高。

  • 其三、产品的标准化程度不高。受气候、施肥、病虫害等因素的影响,要想稳定在一个较高水平上,难度比较大。

拼多多虽然把批量需求聚集起来提供给少数的合作社/批发商,扶持其壮大,并产生自有品牌。这样起码减少中转地批发市场、销地批发市场两个环节。

在物流上,很多生鲜电商、b2b平台、社交电商开始减少SKU,只打造几款爆品,到产地直接整车采购,从而摊薄成本。也有诸如叮咚买菜、每日优鲜,采用前置仓模式去降低物流成本。

然而,对于大环境来讲,这些改进依然是杯水车薪。

众多农业互联网改造的探索者,终于将目光集中到生产种植管理环节。


国外如硅谷创业公司Plenty使用传感器和大数据创造“高产”农场,号称在相同区域内,他们的农作物产量是传统农场的350%,而用水量仅相当于传统农场的1%


国内,京东2018年底在通州建了座植物工厂。官方宣称,在技术手段的加持下,工厂内的蔬菜产量是常规种植的3~4倍,节水90%以上。

与此同时的还有、中国移动、联通、百度等都纷纷将将触手伸入纯技术领域。

这些案例虽然都处于试验阶段,没有大面积推广。但是他们仍然有力的证明了,互联网在农业领域,更适合的做法是提供生产管理技术。

以上,仅是一家猜测,新希望和腾讯的结合,到底能擦出哪些火花?

2020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上我们拭目以待。

或许这次在重庆,我们不仅能看到新希望集团,也可以期待一下刚入场的腾讯。


互联网+农业领域的迷局里,前人似乎已经指出了明路,但实际上真正意义的成功者依旧没有一人。因此新希望和腾讯的这次合作,唯一的对手只有自己。


腾讯的大娱乐背景是否适合入局农业?

新希望和腾讯的合作是否发生化学反应?

这是需要他们自己解决的问题。

分享到:
点击下载附件
第十八届农交会支持合作媒体报名表.docx
15.18KB下载
上一页 1 下一页